琼花会馆拾零录:琼花会馆与本地班



  粤剧行内有云:"未有八和,先有吉庆,未有吉庆,先有琼花。'吉庆公所和八和会馆是先后建立于清代同治光绪年间的粤剧本地班行会组织(或卖戏营业所),均出现在琼花会馆之后。粤剧老艺人、广东八和会馆最后一任会长黄君武说:"琼花会馆是粤剧界最早的戏行会馆。"但早到什么时候?却无正史可证,亦乏文物可证。一般来说,是引用1940年麦啸霞所撰的《广东戏剧史略》一书的说法而加以发挥。《史略》说:'雍正继位……,时北京名伶张五,号摊手五……逃亡来粤,寄居于佛山镇大基尾……以京戏昆曲授诸红船子弟,变其组织,张其规模,创立琼花会馆。"不少后人便据此认为:琼花会馆是建于雍正年间,粤剧本地班的组织亦始于摊手五。郭沫若赠广东粤剧团的《七律》亦云:"昔有名伶摊手五,佛山镇上立戏班。"其实,这是大大缩短了粤剧本地班的历史,琼花会馆也非是在雍正年间才创建。

  只有本地班的林立,才会有琼花会馆的建立。而出现琼花会馆也是本地班繁盛的历史必然。因此两者关系相当密切,要研究缺乏文物可证的琼花会馆,不妨从粤剧本地班方面入手。

  明代,南戏--弋阳腔已在广东流行,昆班、徽班及江西、湖南戏班常入粤演出。受外来的熏陶,粤人亦习演戏,继而组成本地人为主体的戏班,并过渡到本地人为全体的戏班。为区别两者,前者被称为"外江班",后者被称为"本地班'。清道光时,杨掌生认为:"广东乐部分为二:曰外江班,曰本地班"。"大抵外江班近徽班,本地班近西班,其情形局面,判然徊殊"。(注:杨掌生著《梦华琐簿》)尽管如此,但本地班建立的初期(明代),它与外江班的区别,主要非是指声腔的徊异,而是指该班是由本地人组成。狭义来说,它是指本地艺人组成的专业戏班;广义来说,也可包括农民、手工业者为进行季节性演出活动而临时组成的演出团体。

  究竟粤人(本地人)参加戏剧演出活动是何时开始呢?郭秉箴在《粤剧古今谈》一文引用明朝归有光《庄渠遗书》所记录的明代正德十六年魏校的谕民文告;"倡优隶卒之家,子弟不许妄送社学。""不许造唱淫曲,搬演历代帝王,讪谤古今,违者拿问"等语。认为这是广东有戏剧演出活动的最早记载,说明在明正德年间便有本地人参加演剧,即在距今四百多年前,广东就有演剧活动。可是.我们在佛山石湾《太原霍氏族谱》内,发现了比上述更超前的一个证据。 即在正德年间再上溯两个皇帝的成化年间,便有佛山本地人参加戏剧演出。该族谱有如下的记载"一年之景,元宵之灯酒,三月初三之扮饰,五月五之龙舟,七月七之演戏,世俗相尚,难于禁革……三月三扮饰,好事者,大众赁人衣服,借人首饰,或雨汗湿,或遗失损破,用价赔偿,此事何益。……七月之演戏,良家子弟不宜学习其事。虽学会唱曲,与人观看,便是小辈之流,失于大体。一入散诞,必淫荡其性。后之子孙,遵吾墨嘱。"这段霍氏仲房七世祖晚节翁家箴写于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比正德十六年(1521年)应提早四十年。况且,从该族谱所载"七月七之演戏,世俗相尚'之言来分析,可以说早在1481年前,即距今五百多年前,佛山人就"世俗相尚"参加戏剧演出活动。

  佛山市现今的燎原路,其中水巷口至平阳里的段落,在未开马路前,街名叫太原坊。该坊在清代时,居住者仍多为霍氏,街名以太原命名,无疑是纪念原祖籍之意。该坊的横道能通另一条街,名惺台公街。该街在民初时,亦多为霍氏所居。街名因纪念霍氏族长霍惺台创建该街而命名,故?quot;惺台公街"。乾隆版的《佛山忠义乡志》亦载,在当时佛山福德铺有四所霍氏公祠,其中一所便名"惺台霍公祠"。本人在该街出生和长大,十二岁时,便受邻近粤乐弦歌之熏陶,开始学奏广东音乐和伴奏粤曲。琼花会馆旧址所在地的大基尾位于佛山镇东北角,而这两街亦地处镇偏东北角,前后相距不远。看来,在明清两代,福德铺和大基辅内,聚居不少优伶,季节性从事戏剧活动的同道中人更属不少。从而可知,在距今五百年前,霍氏仲房七世祖晚节翁家箴对本地人演戏发?quot;世俗相尚,难于禁革"之叹是事出有因的。本地人演戏虽被视为"小辈之流,失于大体"。但"禁革"确乎陷入"难"的境地,"良家子弟"及"后之子孙"也不会遵其"墨嘱"。通过《家箴》的反证,可看出明成化十七年前本地人参加演戏的广泛性和执着追求。

  从明成化再上溯三个皇帝的正统年间,据《佛山忠义乡志》载: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黄萧养起义军围攻佛山,时值中秋,"守者令各里杂扮故事,彻夜金鼓震天",已图虚张声势。"后因循之为美事,不可复紧云"。我们既可把"各里杂扮故事"视为秋色中的"车心"之类,但是否也可以理解为变相的演剧,即是似剧非剧的演出。因为还有"金鼓震天"啊!明嘉靖年间,韶州府的"迎春妆饰杂剧",惠州府的"装扮杂剧为美观",琼州府"各竞办杂剧故事",广州府的"二月,城中多演戏为乐","罄家资亦为之"等。(注:嘉靖十四年《广东通志稿·风俗》及嘉靖三十七年《广东通志·风俗》)其中的"妆饰"、"装扮"、"竞办"和"多演"是否与正统年间的"各里杂扮故事"大同小异呢?

  从外省剧种流入广东,以至粤人演剧,到成立本地班,更至本地班林立,与外江班各树一帜,当然是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标志着本地班林立的琼花会馆,总不会迟至在演剧已世俗相尚,难于禁革"的明成化十七年以后二百五十年的清雍正年间才成立吧?!

  已故的佛山老文博工作者孔翟光曾经说过:记得曾看过现仍暂属失传的康熙版《佛山忠义乡志》,志内谈及琼花会馆,称该馆为怫山会馆之冠,属戏行会馆,建筑瑰丽。还曾说该馆建于明嘉靖年间。我们查阅乾隆版《佛山忠义乡志》,也发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在乾隆年间,佛山镇本已建有不少各行各业会馆,但在该志的地图中,唯一标出在大基头铺的琼花会馆。而且在该志的《习尚》篇内,还写上"优船聚于基头,酒肆盈于市畔"之句,足见在康、雍、乾年间,琼花会馆对镇内外的影响,已是非同一般。

  黄君武曾说:"在佛山大基尾水埗头边,我见过有一石碑,刻有'琼花水埗'四字,是明朝万历年间立的。可以推断,该馆成立于明万历年间或万历年前。" 黄君武既是亲自目睹,并把此事写进《八和会馆馆史》内,那么,纵然眼下缺乏物证,也可说已有人证。琼花会馆在大基铺的汾江南岸,既是"优船聚于基头",就必须有水埗上落。在当时,埗头是要用钱购买的,能有一个命名"琼花水埗"的埗头,应算是相当了不起,也说明在明万历年间,琼花会馆之昌盛。"琼花会馆,俱泊戏船",(注:复印英国伦敦图书馆藏书:道光十年刻本《佛山街略》)并为"伶人报赛之所",(注:杨掌生著《梦华琐簿》)"每逢天贶(音:放。意:赠送),各班集众酬恩,或三四班会同唱演,或七八班合演不等,极甚兴闹"。(注:复印英国伦敦图书馆藏书:道光十年刻本《佛山街略》)前人留下的纪实虽然不多,但上述亦可想象出当时琼花会馆的盛况。

  琼花会馆对本地班在明清两代的推动发展.厥功最伟。该馆最迟建于明万历或在这以前的论断不是凭空而言。本地人参加演戏活动具有五百余年的历史,决不会仅有二百多年戏行组织的历史。如果说,本地班的戏行组织--琼花会馆是建立在距今四百年左右,也不应该算为天方夜谭。



佛山网站公安备案编号:200301A0008
站点维护:佛山人民广播电台
Copyright© RadioFoshan 2003 All Rights Reserved.